拉齐奥对乌迪内斯关系
返回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 愛吉首市 > 企業單位 > 正文

湖南吉首非法集資案開庭多名黨政高官涉案

發布日期:2016/2/15 18:54:34 瀏覽:

您好,__xGv00_21283af2180ac4338fa0fbea90958f17_xGv00_391c10b45046351ab35a91ecc9e5bb6e_xGv00_a8ce686608a3a9361ed61a413546b702_xGv00_4f6cf53d664f36cd76e9161c63c1c212

_xGv00_c5194cb19ea85e105b66759b386e4d68_xGv00_d39bb3b69f27d371428419be405de53b_xGv00_585675a694588c187efb1aaa7f83aba1_xGv00_37e14a93db1ba235e9cbc26d28600272
_xGv00_122ba24b27670ed40f8f2957e61847a4正文
_xGv00_f23cc5803c80dd8243cdfd091e534a82_xGv00_e28e1b38a57119239069b0b494bfb4be

湖南吉首非法集資案開庭多名黨政高官涉案
2010年02月06日04:38
字號:T_T

1月27日,湖南郴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四樓審判廳,庭審一直持續到深夜11點。

從上午9點起,“吉首非法集資第一案”在此開庭。

2008年,那場全城參與瘋狂集資的大案曾震動朝野,涉及本金總額達168億元、集資群眾6.2萬余人——要知道,按當地政府網站的統計,即使連帶鄉鎮一起算,吉首全市人口一共才28.9萬人,以每戶3人計,相當于90的家庭都參與其中。

湖南省公安廳副廳長胡旭曦表示:“該案涉及時間之長、范圍之廣、涉及企業之多、金額之大、人數之眾、引發的后果之嚴重,堪稱1949年以來所罕見。”

目前,湖南全省多地法院都在審理吉首涉案公司的案子,此次郴州庭審的是其中涉案金額最大的一家公司,湘西榮昌建設集團責任公司(下稱“榮昌公司”)。8名犯罪嫌疑人涉嫌集資詐騙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該公司集資金額高達37.79億元。

吉首房產商“集體裸泳”

潮退之后,裸泳者便顯露出來。

作為地產開發商的“裸泳者”在湖南省吉首市區留下了一座座刺目的爛尾樓,以及高達200-2000的負債率。并且,這幾乎是一場吉首市房產商們的“集體裸泳”,吉首差不多所有房地產商均在其中。

發生于2008年的這次“裸泳”,始于房地商的“社會融資”,進而成為牽涉吉首全城和整個官場的非法集資案:

涉及本金總額達168億余元、集資人數34萬人次、6.2萬余集資群眾。按當地政府統計,吉首全市人口一共才28.9萬人。以案發的2008年計,168億集資額接近湘西當年GDP的75。

兩年后,吉首特大非法集資案終于進入訴訟。該案之一的榮昌公司案,于1月27日在湖南郴州中院開庭。

公訴指控稱,湘西最大的這家房地產開發商所賴以支撐的卻是37億非法融資,涉及集資群眾2萬多人,至案發時止,仍有集資本金約2億元無法歸還。

該案還顯露出與地產利益深度糾結的官場腐敗。現已查實有15名處級以上干部存在不同程度的違紀問題,其中廳級干部3人,包括湘西州政協原主席向邦禮,州委常委、統戰部長滕萬翠,州人民政府原副州長、巡視員黃秀蘭。而最早被免職的是州長徐克勤,他在任湘西州長前曾長期主政吉首市,免職的理由是“對湘西非法集資問題處理不力”。

隨著一起起訴訟的逐漸展開,震驚世人的湘西非法集資案逐漸露出全貌。湖南省公安廳副廳長胡旭曦表示:“湘西‘10·2’非法集資系列專案涉及時間之長、涉及范圍之廣、涉及企業之多、涉及金額之大、涉及人數之眾、涉及引發的后果之嚴重,堪稱是1949年新中國成立以來罕見的非法集資系列案件。”

“融資”企業背后各有后臺

據瞭望東方周刊報道,湘西自治州地處湖南西部,湘、鄂、黔、渝交界處,屬典型的“老、少、邊、窮”地區,下轄的8個市縣都是國家級貧困市縣,總人口280余萬,少數民族人口占總人口的75。

這一輪非法集資案牽連廣泛。有媒體報道稱,90的吉首家庭參與了集資,甚至還吸引了長沙、懷化以及重慶、廣東、福建等外省市的個人資金,涉嫌非法融資的企業近百家。

記者了解到,在高額回報誘惑之下,參與非法集資者幾乎遍及社會各個階層,從公務員到下崗職工,從企事業單位員工到個體工商者。

熟悉內情的金融界人士向記者披露:近十年來,湘西州非法集資經歷了復雜的演變過程,大體可分為起始、發展、膨脹、高危、斷裂五個階段。

據南方周末報報道,整個湘西非法集資的路線圖始于“張顯政創業史”:

上世紀90年代末,民營企業主張顯政創造性使用民間集資來開發吉首雅溪民營小區,月利息從1.5到3不等,后來成為吉首市個私協會長,被稱為“民間融資教父”。他是中國個體勞動者協會副會長,也是吉首光彩集團董事長兼總經理。張的經驗得到效仿,“融資”成為潮流。而且有了各種花樣:湘西榮昌集團(簡稱“榮昌公司”)推出“融資款抵購房款”的措施,集資人在購買該公司裕隆世紀山莊房子時,可將融資款部分抵轉為購房款。而湘西吉首三館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簡稱“三館公司”)則一度考慮把部分融資額度轉為股權。

案發后的調查表明,這些企業背后都各有其后臺。

根據現有案卷,三館的老總曾成杰曾經入獄服刑3年,出獄后成立了吉首三館房地產聯合開發有限公司。而且在公司成立前就取得了湘西州電力賓館、州體育局的體育館和州文化局的圖書館與群藝館等約80畝地塊的開發權,盡管曾的公司擁有的資本金也遠遠低于法律規定。坊間的傳言是,曾在獄中“腿差不多都打斷了,卻沒有招出別人”,80畝地塊開發權的取得,被視為是一種回報。

吉首另一個民間融資巨鱷榮昌集團帶著4000萬元保證金和開發方案意欲參與投標,卻被告知“如果想參與這個項目只能與三館公司合伙做”。多家媒體報道,曾的后臺是湘西州委的某些官員。

榮昌公司的后臺則是湘西州委常委、統戰部長滕萬翠。上級機關在對滕萬翠的處理意見上稱:“滕萬翠主要涉嫌參與吉首光彩房地產開發公司和湘西榮昌集團非法集資,并與這兩家企業的關系非同一般。”

湘西州委機關報《團結報》后來刊文稱,“非法集資企業還不斷翻新欺騙群眾的手段……他們邀請當地領導參加企業的奠基、慶典等活動,或邀請其前來視察、調研,讓少數領導干部充當起非法集資的‘活道具’”。

不同的起訴書都表明:

湘西州政協原主席向邦禮,擔任一非法集資公司“總顧問”,自己參與集資454萬余元,介紹親友集資307萬元。

前湘西州委常委、統戰部長滕萬翠,在任鳳凰縣委書記和州委常委、統戰部長期間,在工程建設、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房地產和旅游項目開發中利用職務便利為他人謀利,收受賄賂201萬元,帶頭參與非法集資200余萬元。

滕萬翠生于1959年,湖南省湘西州鳳凰縣人,是一名土生土長的土家族女干部,案發前在湘西州委常委中排名第四。

據湘西州政府有關人士介紹,滕萬翠生性膽大,善于接近領導。滕本人早年曾被招工進入鳳凰縣糧食局糧站,后轉為干部。此后,滕以其少數民族女干部的身份走上仕途,長期在鳳凰縣擔任要職。

湘西州人民政府前副州長、巡視員黃秀蘭,涉嫌參與非法集資507萬元,獲取高額利息240余萬元;擔任非法集資公司顧問,組織、介紹他人參與非法集資3811萬元,收取顧問費19萬元、返點費和“業務費”215萬余元。

該案的多份上級調查報告表明,另有多個要害部門的多名科、處級官員參與非法集資的運作。包括:湘西州地方海事局原局長、原鳳凰縣委辦公室某副處級干部、州發改委社會發展科原科長、州政府辦城鄉建設科原科長、州質量技術監督局原某正科級干部、州經委政策法規科原科長、州經委原某正科級干部、州國安局原某正科級干部等。

眾多官員的參與,使非法集資成為湘西的全民狂歡。

“融資”最終定性為非法集資

有了眾多地方要員的支持,各地產開發商自然敢于大膽宣傳和大肆運作。

從2004年開始,榮昌集團就制訂了獎勵措施,每萬元集資款按存期不同給予獎勵200元至1000元不等。

而三館公司,2008年3月時,經營就已經非常糟糕。但為了蒙蔽公眾,在汶川地震發生后,該公司董事長曾成杰還帶領一支人馬趕赴地震災區進行“救援”,通過媒體宣傳企業的“社會責任”,給集資群眾造成“形勢一片大好”的錯覺。虛假宣傳的背后,是集資利息的一路飆升。月利率3,5,8,12一路上揚。

最新企業單位
本周熱點
  • 沒有企業

  • 歡迎咨詢
    返回頂部
    拉齐奥对乌迪内斯关系 冰河世界第3天困难 权杖女王电子 凤凰彩票北京pk计划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app 幸运盖尔免费试玩 丛林快讯投注 巨款大冲击游戏 冰球突破豪华版 飞禽走兽多人版打法 芜湖银弹谷在哪 海豚礁登陆 幸运8官网网址